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经济

美联储下任主席将面临更大挑战

萨默斯:耶伦的主席任期明年2月结束后,新主席将面临经济、金融和政治上的挑战,需要创造性、非正统的应对办法。

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的美联储(Fed)主席任期将于明年2月结束,未来数月美国总统将不得不提名、参议院将不得不确认一位新主席。现在有关该职位的可能候选人的功绩和影响的讨论很多。对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参议院来说,从考虑耶伦的继任者将面临的挑战着手,将十分重要。

在过去一些关键时刻,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放慢加息的脚步。我还认为美联储在声明中持续高估了未来的通胀率、增长以及货币紧缩,损害了其公信力。不过整体来看,美联储最近几年完成了非常出色的工作。我们已经数十年没有享受过如此有利的失业率和通胀率组合。市场和金融状况几年来一直非常稳定,或许太稳定了。与华盛顿其他机构和其他央行相比,美联储深受尊敬。这一切都归功于美联储的领导力以及幸运的大环境。

我觉得未来几年美联储的工作将困难得多。经济、金融和政治都将出现新的挑战,这可能将需要创造性的、非正统的应对办法。

如果历史有任何启示的话,在下一任美联储主席的四年任期内,经济很可能将陷入衰退。如今复苏正处于第九年,由于人口和技术原因、失业率非常低而资产价格较高,潜在增长率相对较低。即使没有这些因素,经验也告诉我们,美联储或专业的共识预测都几乎永远无法预测衰退,甚至无法迅速认识到衰退的来临,但至少有20%左右的可能是,如果经济现在未处于衰退,也将在一年内陷入衰退。因此下一任美联储主席不得不处理衰退问题的概率大概为三分之二。

历史上,美联储以大幅降息来应对衰退,过去五十年在经济衰退时,基准的联邦基金利率下调400个基点或更多。然而,考虑到市场预测,当下一次衰退降临时,美联储几乎不可能有这种降息空间。因此美联储将不得不临场发挥,利用言论和直接干预市场来影响长期利率。鉴于目前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低于2.2%,并且会随着衰退来临或任何下调联邦基金利率的举动而急剧下滑,这将是一项棘手的任务。

因此,在目前通胀目标的框架内,美国经济可能相当脆弱。这一点并没有得到充分认识。有责任心的美联储新主席将不得不慎重考虑改变当前的货币政策框架,比如更加强调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关注物价水平而非通胀(因此低通胀时期过后将是高通胀时期)或上调通胀目标。在当前环境下,这些举措都不轻松,但一旦衰退来临,政策效果将减弱。

过去四年没有出现严重的金融不稳定或外国金融危机。这种好运不太可能会继续。现在存在真正的风险:从中国,到迹象显示美国股市部分个股被高估,从长时间的低利率和市场平稳期后杠杆攀升,到地缘政治高度失序、美国信誉大幅下滑。

在报告上一轮银行压力测试时,美联储断言,即使股市市值损失一半、失业率达到10%、且住宅和房地产价格下跌与上一次危机一样的幅度,大型银行在不增加资本的情况下依然会安然无恙。然而市场证据显示的情况相反,根据过去的规律,它们的股权价值会崩盘。

金融危机风险方面的挑战将是继续保持《多德-弗兰克法》(Dodd-Frank Act)的关键部分(比如对持有更高水平的资本的要求),以及比2008年(当时在贝尔斯登(Bear Stearns)发生偿付危机之后,一些摇摇欲坠的机构仍获准支付巨额股息)更快地发现早期问题。如果危机来临,美联储必须在艰难的法律和政治环境下找到办法,避免出现在雷曼(Lehman)破产后的那种崩盘。

或许,未来最严峻的挑战将是政治挑战。如今总统干涉美联储的风险肯定高于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以来的任何时期。在处理国际事务时,美联储与人手不足且业余的财政部(Treasury)和正在挥霍美国信誉的总统为伍。最根本的是,当今时代倾向于反对技术专长、而支持民粹主义激情,而美联储长久以来一直是典型的不问政治的机构。

总统做出正确选择并且参议院予以确认,与我们所有人都休戚相关。

本文作者为哈佛大学(Harvard)查尔斯?W?艾略特大学教授(Charles W. Eliot University Professor),曾担任美国财政部长。

译者/马柯斯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