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金砖五国峰会

莫迪的非自由主义倾向威胁印度民主

瓦尔什尼:如果印度变成一个主要服务于多数印度教徒,同时处处针对少数民族和政府批评者的国家,那就太悲哀了。

在刚刚庆祝完独立70周年的印度,民主制度正在显示出两面性。印度选举制度的活力是毋庸置疑的,但在介于两次选举之间的时间,印度政治制度开始表现出极度非自由主义民主的特征。

在政治学理论中,非自由主义民主指的是这样一种民主:只关注选举,而在介于两次选举之间的那几年,却违背一些民主制度的核心原则,特别是言论自由。

这种民主制度将选举视为民主的唯一尺度,而某一政党一旦当选,通常就会代表多数团体寻求不受制约的权力。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总理领导下的印度,已经显示出这种迹象。

印度民主制度在选举上的活力众所周知。自1952年以来,印度已经进行过16次全国大选和362次邦一级选举,其中大部分是自由、公正的。印度中央政府已经实现了8次和平的权力移交,地方一级的权力更迭更不胜枚举。

1992年,印度在原有的两级民选地方政府之外,又增设了一级民选地方政府。

自那以后,每隔5年,就有约300万地方议员通过选举产生。

过去30年,与西方民主经验不同的是,印度的贫民阶层、及受教育程度较低的民众,和富裕、及接受过良好教育的阶层一样多、甚至更多地行使投票权。选举已成为公民的节日。

有可比证据显示,民主政体可以建立在任何经济发展水平之上,但当建立在较低经济发展水平上时,民主政体崩溃的几率非常高。即使经过40年的高速经济增长,印度仍是一个中低等收入水平国家,因此,印度能够长久维持民主体制,尤显瞩目并享誉全球。

但印度与日俱增的非自由主义也有必要以批判的眼光关注。尤其令人担忧的是莫迪政府对言论自由的处理方式。印度以往历届政府在这个问题上也同样做得不好。

例如,当一些群体声称某些小说或专著冒犯了他们时,这些图书就常常遭到封禁。那些持激烈反政府立场的个人或组织也常被找麻烦。

但这种状况现已变质。常常把异见等同于不爱国的印度政府,创造了一个制造恐惧、歇斯底里和实施惩罚的政权。

民间团体遭到威胁,作家遭到攻击。媒体中独立的声音明显减弱。许多记者因为担心遭到报复不敢批评莫迪。企业高管们说,由于害怕受到惩罚,他们无法公开批评经济政策,例如废止两种大钞的政策。学者们也不敢乱说话或乱写文章。以喜欢争辩著称的印度现在被迫噤声,变成了一个唯唯诺诺的国家。

言论自由,作为一种理念,也包括公民的饮食习惯及合法的交易活动。在保护圣牛的口号下,纠察队对食用牛肉者、交易活牛者及屠宰场所有者处以私刑,而这种私刑行为不受法律制裁。

这些“护牛”私刑行动与印度民族主义的意识形态有内在联系,印度民族主义正是莫迪的基层感召力之源。这些基层选民相信,保护圣牛是印度教的核心教规,而印度教是印度国家认同的核心——尽管印度宪法规定印度是一个属于所有宗教团体的国家。保护圣牛和民族主义已经密不可分。

这些暴行尤其将穆斯林作为攻击目标,穆斯林吃牛肉,拥有许多屠宰场,而且从事与牛相关行业的人数极多。一个本该致力于保护全体公民安全的政府,正在辜负这个国家最大的少数群体。印度的一位穆斯林副总统最近在任期结束时称,穆斯林感到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