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关系

班农离职表明中国成功“遏制特朗普”

中国的成功极大地得益于运气,特朗普自己放弃了对中国施加影响的好工具,而中国目前面对着一个权威日减的总统。

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习近平在前者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度假别墅首次会面时,中国政府一名高级官员公开质疑称,美国总统最重要的国内政治顾问是否真把北京方面视为敌人、甚至是死敌。

“但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在高盛(Goldman Sachs)工作多年,”该官员在与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 谈话时质疑道,“他还博览群书,了解历史。我不认为他会那么激进。”

上周,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得到了答案。就在班农被炒掉前不久接受的采访中(结果成了他的告别采访),班农表示美国正在与中国进行一场赢者通吃的“经济战争”。他补充称,他“每天”都在与另一名高盛的前同事、白宫经济顾问加里?科恩(Gary Cohn)以及其他政府官员作斗争,他们寻求以更温和的方式与美国的这个主要地缘政治竞争对手打交道。

班农突然离职提醒人们,北京方面“遏制特朗普”的策略目前为止是成功的。但该策略也极大地得益于一样最宝贵的东西——运气。

目前,中国官员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一连串好运——从特朗普上任第一天就决定抛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简称TPP)开始。

TPP将把美国和中国最大的几个亚洲贸易伙伴都锁在一个强大的经济联盟中,而中国被排除在创始成员国之外。中国政府之后可能申请加入TPP,届时,华盛顿方面将得到自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要求加入世贸组织(WTO)以来撬开中国市场的最佳机会。

正如今年早些时候一个失望的美国外交官向英国《金融时报》所说的那样:“我们在第一天就抛弃了我对中国施加影响的最佳工具。”

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名将领的开心程度和这名外交官的气馁程度差不多。在流出到网络上的一段内部讲话视频中,金一南称关于TPP的决定是一份“大礼,虽然他(特朗普)不知道”。

在特朗普做出TPP决定后的几个月内,随着威胁一个接一个消失,中国官员的气儿越来越顺了。

这位美国总统并没有像他去年12月与台湾总统蔡英文的首次通话所暗示的那样,摒弃美国长期坚持的“一个中国”立场。他也没有像竞选时承诺的那样,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此前在佛罗里达开启的“百日”贸易和投资协商的截止日期已经于上个月悄然过去,没有达成任何有意义的协议。

尽管特朗普政府刚刚启动了对中国涉嫌窃取知识产权行为的调查,但该过程很可能拖拖拉拉地持续至少一年。

结果北京方面实现了与特朗普有关的第一个目标:在今年秋天中共举行“十九大”——标志着习近平开始第二个任期——之前,避免与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间的经济关系受到任何干扰。换句话说,这位美国总统就这样丢掉了他对中国施加影响的次佳工具。

中国仍然必须搞定与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和一名美国贸易代表的艰难贸易和投资谈判。二人都明白,中共独一无二的“国家资本主义”构成的挑战是WTO无法解决的。

在6月的任职确认听证会上,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证明自己像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一样明白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危险。希拉里在担任国务卿期间曾在一系列详细的演讲中就该问题发出警告,如果她在去年的总统大选中击败了特朗普,现在她可能已经瞄准这一问题了。

但北京方面与罗斯和莱特希泽的较量将持续至少一年。这对习近平来说无所谓,更何况与他对弈的是一位称职度和权威与日俱减的美国总统。

译者/马柯斯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